本站首页 | 机构设置 | 规章制度 | 工作动态 | 通知公告 | 校友风采 | 校友服务 | 校友社区 | 校友联络 
现在是:
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站内检索  
 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校友服务>>正文
 
从商山牧童到大学教授(老同学宋立的人生逆袭)
2018-11-12 08:31  

宋立是我高中时的老同学,他的网名叫“商山牧童”,意思是放牛娃出身。

当年高考,他考的是商洛师专,毕业后当了初中老师。如今,他不仅早已成为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而且是教育部“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”入选者、浙江省“钱江学者”特聘教授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主持者、国际学术期刊编委。

“商山牧童”到大学教授,他的人生逆袭绝对是一个精彩的励志故事。

我们的母校是大荆中学,是陕西商洛一所普通的农村中学。1987年9月,我们踏进了荆中,开始了高中生活。当时,我在高一(2)班,他在高一(4)班。高二分文理科,我们俩同时被选进了理科重点班高二(3),成了同班同学。

印象中,他的学习成绩并不突出,大概在重点班排名第五六位。但他踏实好学,成绩稳中有进,且从来不慕虚名。他没有当过班干部,在学校很少出头露面,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好学生。由于社会治安不好,针对学生的人身伤害事件时有发生。但他不会遇到,因为他不出名、不惹事,爱闹事的人根本就注意不到他。

 

如今,当我问及上高中时的经历时,他说自己当年成熟较晚,记忆中大多都是饿肚子的经历,没有故事可讲。他曾经与林峰坐过半年同桌,林峰上课经常看琼瑶的小说,他很不理解。

我家离学校二十多里路,他家更远,因此我们都住校。一开始都住在教室,在食堂买饭,吃不饱睡不好。学校食堂只卖玉米湖汤,每顿喝一碗稀汤,根本熬不到放学。为了吃饱,住校的同学都会从家里背干粮。夏天,带来的馒头两三天就发霉,吃不到周末。吃稀糊汤时没有菜,偶尔买五分钱一筷头的莲花白,也算是奢侈的生活。

当时没有自来水,洗脸也是个大难题。寒冬的早晨,住校的同学从礼堂门口的深井里打出一桶水,好多人围着一个水桶,双手掬着冰冷的井水洗脸。有时候挤不到水桶跟前,就在雪地上挖一把干雪擦在脸上,那种场景至今仍然记忆犹新。

每到周六中午放学,大家背着空空的干粮袋回家。我步行二十多里路,他们骑自行车走三十里,是同一个方向。我们沿着砚川河一路向东,潺潺的河水在耳边歌唱,弯弯的河堤在脚下延宕。我对宋立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他骑自行车匆匆而去的背影。

三年的高中生活很快就结束了。1990年7月,我们同时参加高考,我是文科,他是理科。当时高三共四个班,近二百名毕业生,经过预选考试,参加高考的有五六十人,上本科线的就只有三个,宋立不在其中,他的成绩只能上专科。结果,我被陕西师大政教系录取,他被商洛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录取。

此后三年,我们寒暑假经常串门,交流比较多。他家属板桥乡,在河边的崔沟口,是一个普通农家,条件并不比我家好。他是家里的老大,弟弟妹妹都在上学,父母负担很重,他回到家自然要承担很多家务和农活。

在商洛师专,他为人持重随和,学习成绩优异,很受老师和同学的欣赏。大二时,他结交了女朋友,他们是同班同学,都爱学习,所以互相吸引。

师专是三年学制。1993年毕业时,他差一点被推荐去延安大学读本科。

当时,他们班有两个推荐本科的名额,就读的学校分别是宝鸡文理学院和延安大学。这对于专科生来说,是难得的机会,所以竞争激烈。他学习成绩稳居第一,人缘也好,因此顺利入选公示,即将就读延安大学数学系。但是,就在即将向延大报送档案材料时,同室的一位好友把他告了。

这位告状的室友,是他们的班长,学习成绩名列第三。班长以为,只要把宋立拉下来,他就会被递补上去,于是向学校举报了一起考试作弊事件。在那次考试中,宋立的一张试卷被邻桌同学抽走用于抄袭,监考老师发现后直接将这张试卷撕毁,却没有上报处理。虽然宋立只是受害者,但从学校来看,他是作弊的参与者。

接到班长的举报,学校立即取消了宋立的推荐资格。但是,班长的信誉受损,学校也没有推荐他,导致空出来的名额被浪费了。

 

这件事对他影响很大。被同室好友出卖,使他第一次认识到了人性的险恶,同时也激发了他的斗志。从此,他暗下决心,一定要考研究生,一定要争气!

人生路上的很多波折,当时看来是坏事,无法释怀,但多年以后回头再看,发现其实是好事。那次事件,改变了宋立的人生方向,让他走进了更宽敞的道路。他说,应该感谢当年的班长。

师专毕业时,宋立面临两难选择。作为家里的长子,他是父母的重要帮手,父母当然希望他留在商州。但是,女朋友家在宝鸡岐山,女孩的家人更希望他们去宝鸡工作。最终,他们选择了宝鸡,一起在岐山县青化中学当数学老师。

青化中学是一所普通的农村初级中学,老师工作压力大,工资待遇低,每月二百多元工资也经常拖欠。

即使已经工作,他们的生活依然拮据。路过西安时,他曾经在南门外住过5元一晚的二十人大通铺。晚上睡觉时,他把身上仅有的几元钱紧紧攥在手里,生怕被人偷走。但是,那几年他们努力工作,过得很充实,宋立曾经是学生们崇拜的对象,至今与不少学生保持联系。

1994年,我师大毕业考上了研究生,这对他俩来说可能是一个激励。他们本来就不甘心在农村中学平庸一生,此时考研的愿望更加强烈。但是,中学教师考研,不仅要经过教育局批准,还要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抽空学习,很不容易。于是,他们俩先后去西安进修。

1997年,我研究生毕业回到西安工作,宋立和他爱人当时正在陕西教育学院进修本科。进修期间,学习时间有保证,他们全力以赴备战考研。但是,进修时间只有两年,如果两年考研失败,他们就只能回原单位了。1998年,他们均以几分之差没有上线。

1997年底,我在杂志刊登了征婚启事,收信人就是宋立。那几个月,我几乎每周都要去教育学院找他取信,有时我们一起分享来信,交流频繁。成功后,我们在教育学院门口请他们吃饭,以示感谢。结婚时,他们俩给我们送来一个很大的电子挂钟,这个钟质量奇好,虽经多次搬家,至今依然挂在我家客厅,而且走时准确,二十年从未发生故障。

宋立和他爱人知道考研机会珍贵,那两年勤奋学习,同时在外面带家教,过得很艰辛。每逢周末,多数同学都结伴外出游玩,他们却选择去图书馆,或者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带家教。最后一年,他们有一段时间就住在我政院的宿舍里,过着近乎封闭的生活。

当时,我刚刚结婚,在外面有婚房,我们单位分配的单身宿舍就成了他们的栖身之所。宿舍很小,设施简陋,没有卫生间。屋子里光线不好,隔壁住着学员,窗外是朱雀大街,无论白天夜里,都很吵闹。他们天天坐在小床边看书学习,几乎很少外出。每当我过去,他们就拿一些考研的英语和政治难题求教,我这个早就硕士毕业的人却很难答出来。

住在政院,吃饭还算方便。我帮他们购买内部粮票和菜票,他们在食堂排队买饭。在政院食堂,他们居然遇到了青化中学毕业的学生。他乡偶遇老师,那个小伙子很高兴,给他们打菜特别照顾。二十年后的今天,他们还夸那个打菜的小伙子人不错,夸我们食堂的“蚂蚁上树”好吃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9年夏天,他们同时收获了录取通知书,宋立考入广西大学,他爱人考入西北师范大学。虽然从此不得不天各一方,两地分居求学,但从中学老师到硕士研究生,毕竟是一个飞跃,意味着人生的转折。

去南宁参加研究生复试时,宋立舍不得花钱住宿,竟然和同学一起,在广西大学的操场上睡了一夜。返回西安时,他买的是无座票,在挤得水泄不通的绿皮火车里站了30多小时。我记得他给我带了一只很大的椰子,那东西我以前从未见过。

1999年暑假,他冒着酷暑天天外出带家教。最忙的时候一天带5个学生,上课10小时。近两个月,他骑着一辆破自行车,跑遍了西安的大街小巷,过得异常辛苦。当然,也赚了不少钱,使他们以后的读研生活不必那么拮据。

此后,他们离开西安远走高飞,一个在广西,一个在兰州。读研期间,他爱人曾经把年幼的孩子带在身边,住在西北师大的学生宿舍,当起了学生妈妈。那种艰辛和无奈可想而知。

在广西大学读研的最后一年,做行政工作的导师把他送到东北师大学习。那一年,他真正接触到了学术,开阔了视野,认识了新朋友。东北师大那位导师,是他的学术引路人,他们一直合作至今。

三年一晃而过,2002年再次传来好消息,他们竟然同时考入上海交通大学,成了博士研究生。上海交大高手如云,要从二流、三流高校考入上海交大读博,实属不易。不管怎样,他们成功了,两口子同时去了上海,飞得更高更远了。

在他们奋斗考研、读研考博的这几年,我早已研究生毕业,在西安政院工作,过着相对安逸的生活。正因为这样,我的上进心和刻苦精神逐渐消退,柴米油盐、家庭学校,过着平常人的生活,平庸了好几年,直到2003年才决心考博。

2005年6月,宋立告诉我,他们俩已经从上海交大博士毕业,正在联系工作。对于上海交大这样的名校,要想三年取得博士学位是非常困难的。可以想象,他们要付出多大的努力,才能在短短三年内完成学业、发表论文、搞定博士论文,并且得到导师的认可,顺利通过答辩!

不久,他们就成了大学老师,分别就职于上海两所著名的高校,孩子也随迁过去,成了真正的上海人。从宝鸡岐山到上海,从初中老师到名校教授,他们俩的人生逆袭在八年之内完成。

2007年,宋立去西班牙一所著名大学做博士后研究。那是他第一次出国。他不懂西班牙语,英语也很蹩脚,说不出听不懂。西班牙的导师去机场接机,由于无法交流,他们几次错过约定的会面时间。那位导师很宽容,后来干脆随身带着纸和笔,每次都把要说的话用英语写出来与他交流。

做完博士后研究,宋立相继应邀去加拿大、美国、澳大利亚的多所著名大学,经常访学于世界各地。

在国外访学期间,他经历了一件有趣的事情。当时在加拿大,晚上去一个朋友家聚会,返回时突然闹起了肚子疼,他就在雪花飞舞的寒冷狂奔回家。可能是被监控拍到了,警察局派出两辆警车监视他。

他当时一边跑一边想,怎么总有警车跟随。实在憋不住了,他就跑到一片荒地出恭。回到马路上时,他发现两辆警车在守候,就用瘪脚的英语解释了半天,警察还亲自跑到野地里确认。最后,警察用警车把他送回了家。那时,他才知道学好英语有多么重要!

这期间,我去东北读博,离开西安达三年之久,我们很少联系。2007年暑假,我毕业回到西安,我们见面聊了几天。后来,他在美洲、欧洲和澳洲频繁访学、做报告、做项目,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成就。经过多年努力,如今他已经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60多篇SCI论文,连续多年入选世界著名出版公司Elsevier发布的中国“高被引学者”榜单。他们俩飞得越来越高,越来越远,我追不上了。

老同学宋立,小时候曾经是放牛娃,高考时考取了商洛师专,工作时只是初中老师。尽管起点很低,但他们没有安于现状,历经进修本科、考研考博、读研读博、出国做博士后,双双成为上海名校的教授。他从陕西商洛的山沟里,从宝鸡岐山的乡下初中,变成“钱江学者”特聘教授和上海的中产阶级,绝对是草根的逆袭,是励志的佳话。

正如习总书记所说,“幸福生活是奋斗出来的”。一个人,无论你起点多么低、条件多么差,只要有梦想有决心,并坚定不移、坚持不懈地奋斗,就能够实现一次又一次超越,实现人生的逆袭,最终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
祝愿老同学走得更远,飞得更高,过得更加幸福!

 

2018年7月12日,上海

 

作者简介

橡树,陕西商洛人,毕业于陕西师大,后读研读博,从事高教工作至今。经济学专业,文学爱好者。喜欢用平实的文句,素描人生社会,抒发家国情怀。

感谢您的关注和鼓励!

 

 

上一条:实习感言之述事
下一条:夜色如水
关闭窗口
你是第 位访客

 

关于我们 | 校友社区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6-2020校友工作处. Cn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陕西省商洛市北新街10号 邮政编码:726000